sing high

一个小透明,玻璃心

纯属虚构,勿扰真人,不妥删。

       某天宁包子出席网易的某个活动,正好碰上了他家园园最近心心念念的杨洋和刘亦菲。

      估计园园会后悔装病没来吧?宁包子内心狂笑,活该,让她之前光顾着在b站刷他俩的视频都不怎么搭理他了,和他聊天十句有八句都和杨洋刘亦菲有关,哼。
    
       活动结束后宁包子头一次积极的主动找明星合影,照片是三人坐着拍的,刘亦菲坐在中间,杨洋和宁包子一左一右。宁包子拍完后不忘给她家园园发了一张,并附言:傅园慧童靴,羡慕不?嫉妒不?恨不?

     傅园慧很快给他回了消息。

     园园:(⊙o⊙)
   
    园园:宁泽涛童靴,忽然发现再加上杨哥你们就能凑俩“羊肉包”了哎⊙▽⊙

宁包子:→_→

按校园来的段子。

地理课。

老师:张亚东     课代表:孙杨

张亚东:这个巴西啊,刚刚开完奥运会对吧?咱们班学生还有不少去了。孙杨呢?

孙杨(正在想着娃娃,忽然被惊到):啊?

张亚东抬了抬眼镜:课代表站起来,我问你个问题。

孙杨乖乖站起。

张亚东:我问你,巴西的首都是哪儿?

孙杨心想这也太简单了吧,老张最近是不是脑子不好使了?于是他信心满满的回答道:里约热内卢!

傅爷小声问宁包子:不是巴西利亚吗?

张亚东:孙杨坐下。
就在孙杨以为自己回答对了时,只听张亚东轻飘飘道:孙杨,记得今天晚上把巴西的首都巴西利亚这四个字儿抄三十遍明天上课前交给我。

孙杨:(⊙o⊙)老师,我跟你开玩笑呢……

张亚东: 好,那我再问你一个,回答上来你就不用抄了。我问你,加拿大的首都是哪儿?

孙杨(按照日常经验):温~哥~华吧

身旁的宁包子和同桌傅爷一脸不忍心看的模样……

张亚东笑了一下:孙杨坐。继而又向他道:今天晚上,孙杨,把巴西的首都和加拿大的首都名称抄三十遍,明天早晨交给我。

今天写的少一点,好困,回头在修改一下,把其他的补上~zZ
问一下会不会有人觉得涛哥的性格把握的不对啊……像这种傲娇之类的性格出现在谈恋爱的宁包子的身上……

(偏一下话题,刘亦菲有一个外号也叫包子,杨洋是“羊”,今天听好友提起才发现和孙杨宁泽涛的撞了,于是才想到了这个回复……)

杂七杂八的小段子


纯属虚构,勿扰真人,不妥删……

       1  我的人

        傅爷在游戏里被势力的一个正太告白了……

        势力尚书宁包子表示同学不好意思,这位姑凉马上就要是我家夫人了。

       2  论哲学

     傅爷:涛哥,问你个问题,你说形而上学的对立学派叫什么?
    
    宁包子:不行退学

(貌似真实答案是辩证法)

     
      3   羊肉包

       最近好看的同人文很少,傅爷有点儿不开森。

     好不容易找到了一篇文笔很好的同人文却还没有完结,太太已是许久未更,并且情节刚好卡在了关键处。

    傅爷内心咆哮:太太你倒是快来填坑啊……

       某天傅爷一早回去抱着手机逛乐乎,留下宁包子小叶子他们围在一起闲磕牙。

     默默观察了傅爷好久好的宁包子同学沉不住气了:霏霏,最近园园怎么了?老是心神不定的。

    张雨霏(脱口而出):啊?貌似是还没看到杨哥跟涛哥表白抑郁了吧。

    一旁的叶子等人发誓他们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宁包子听后的表情有多丰富多彩……

 

      4  择偶标准

     大白杨:投缘的就好。
   
      众人默默看向傅爷。

      傅爷正和宁包子聊游戏的事儿聊的热火朝天,察觉到众人的目光,很是无辜的回了一句:看我干什么?我头扁难道看不出来吗?

      5   请管好自己家夫人

      傅爷最近挺开森,因为她听她家包子说麦克沃伊小天使要带着女朋友来中国旅游,顺便来找他们玩儿。
    
     朋友圈:

     傅爷:我家涛哥的好基友天使麦要来了,好开森~

评论:
    
      诗铭—xc:涛哥的好基友明明是杨哥╭(╯^╰)╮

    雨霏霏:羊肉包的大旗不能倒!
  
   小叶子:从伦敦到现在总感觉孙朴才是真爱……

    湘湘:杨哥和桓桓才是一对,孙朴永恒。

  “杨嫂”:我能说一下我也站“孙朴”吗?

  宁包子:喂……

   受了刺激的宁包子分别给甲鱼、广源、大白杨发了一条微信,内容一致:看看朋友圈,请管好自家夫人。

   甲鱼:妻管严默默飘过……

  广源:涛哥,貌似带头搞事情的是你家园园吧?

  大白杨:自己都没管好还让别人管好自家媳妇儿,宁包子你的面皮呢?
  
     

宁傅小日常

段子,文笔略渣,纯属虚构,勿扰真人,不妥删。


1

傅园慧:宁泽涛你……(掩面转身欲走)

宁泽涛(一把拉住):园园,你听我解释……

傅园慧:我不听我不听!你这个骗子!放开我!

看着舞台上尽兴表演的宁包子和傅爷,小叶子对大白杨说:“杨哥你说我找他俩来演这个舞台剧是不是找错人选了……”……

2

傅爷最近因为看微微看的沉迷其中无法自拔,遂决定去玩网游。

不过,重点不是玩网游,重点是是找大神!

玩哪款网游好呢……傅爷想。

宁包子这时很贴心的推荐了一款游戏,和倩女幽魂一样,也是网易旗下的,据说画质啥的都还不错。

傅爷:“涛哥,这算给网易打广告吗?”

宁包子:“……”

3

傅爷在游戏里的师父极其不负责任,各种借口满天飞,有一次对要下副本的傅园慧语重心长的说宁泽涛来他们学校演讲,自己要陪女朋友去听演讲。

傅园慧默默看了一眼在师父口中“去演讲”但实际坐在她旁边刷微博的某人。

哦,对,还有那个洪荒少女傅园慧也来了,她那个师父又补了一句。

呵呵,果断师徒断绝关系。

4

宁包子听了傅爷在游戏中遇到的事情后,第一时间发来慰问,并表示自己可以在游戏里带一下傅园园。
 
    “唉,涛哥你不懂,你来了也无济于事,”傅爷故作高深道,“与我作对的是整个大荒。”

5
    
       正蹲着老老实实钓鱼的傅爷看到出现在眼前的宁泽涛的号后,差点儿掉进河里。

     满级的大翅膀太虚,这居然是她家涛哥?哎呦,看看这耀眼的大翅膀呦,这闪瞎眼的牛逼装备呦……土豪,咱们做朋友好吗?不对,我们早就是朋友了。我靠这身装备得多少人民币啊~

傅爷的后宫:我靠涛哥,没看出来啊,你原来跟杨哥似得这么骚包。

包子歌:……这个号不是我玩出来的。

傅爷的后宫:难不成有代练?

包子歌:不不不,是之前和网易合作,他们的一个游戏开发的负责人知道我玩游戏,就送了一个号给我。

傅爷的后宫:为啥这种好事儿没发生在我的身上??

傅爷的后宫:涛哥你号这么大,以后我的人身安全就靠你了啊。

傅爷的后宫:涛哥,以后咱们就一起携手浪迹这大荒吧。

包子歌:好。

后续

某天傅园慧去找徐嘉余,发现电脑开着,人不在,搭眼一瞧,嘿,正登陆着的这个游戏账号不就是她那个缺德的师父的吗?

6

退役后的傅爷和宁包子去了Z大上研究生,却不料意外遇到了大白杨。
傅爷:哎,杨哥你怎么也在这儿?
孙杨(推了推眼镜):我回我母校读博士,你有意见啊?
宁包子:杨哥我数理统计不好你能教教我吗?
大白杨:包子,哥送你三个个字。
宁包子:(大白杨:)可以啊
大白杨:哥屋恩。




闺蜜和她男友之前有段时间在玩这个游戏,不过现在不玩了,我也就对这个稍微了解了一下……专业玩家轻吐。

雨落长安 (一) 踏青

      


   渣文笔,剧情虚构,勿上升真人,不妥删。

  

      1

     “啥?”太子孙杨装耳背,“园园你说你要去踏青?”
     
      傅园慧一反常态,乖巧的点了点头道:“对啊,我听丫头说民间的少女在这个时候都会去外面踏青啊,”说罢花痴一笑,“据说会有白衣公子相遇哦。”

       这又是哪家的话本子的无聊情节,孙杨无语,清明节遇到的白衣男子那能确定是人吗?!
     
       “就你平时这性子,还踏青?”太子孙杨不屑道,“你踏浪还差不多。”
 
      傅园慧听罢立刻撸起了袖子要打架:“孙杨你最近是不是上朝上多嘚瑟了?!”一旁的徐嘉余赶忙拦住杀气腾腾的她,劝解道:“哎呦喂园园,你要是真把杨哥给伤到了,皇上皇后那边该怎么交代啊。”

      “就她那三脚猫的功夫,还伤我?”
   
      “孙杨,你别让人拦着,有本事咱们单挑……”

    2

      “傅傅,还是你的方法好!”叶诗文道,“让咱们这么容易就跑了出来。”
   
     “那是,”傅园慧小得意道,“我可是长安城第一才女,”又补充了句,“外加第一风流帅公子,哈哈。”

      “是是是,傅傅才貌双全。”

    
     3

     傅园慧和叶诗文还是第一次在外面玩的这么开心,之前每次外出都要在老爹护卫的严密的保护下进行。傅园慧对此十分不满,有那么几个人看着她不好意思放肆玩啊……

      傅园慧和叶诗文一路从集市上走过,这儿看看哪儿看看,觉得看什么都很新鲜,叶诗文这么一眨眼的功夫,身旁的傅园慧就不见了,在一看,拿着三个香喷喷的肉包子的傅园慧又到了眼前:“叶叶,新出炉的包子,你快尝尝!可好吃了!”
     
        叶诗文忍不住吃了一个,傅园慧则把剩下的两个大口大口的吃下了肚:“好吃,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肉包子!”

       叶诗文看着颇具苏老豪迈气势的傅园慧的吃相,默默地说了句:“傅傅,昨天你还说要淑女的。”

      “啊?叶叶,你说什么?”傅园慧已经吃完了两个包子,嘴边还粘了一点儿油渍,眼睛亮亮的。
        
       “没,”叶诗文默默掏出手帕,“没什么。”

       4

     和叶诗文不知不觉玩到了下午,傅园慧这时候才想起来自家老爹还在家里等着自己呢……拿没拿戒尺不晓得,应该不是罚她作词作诗吧?不要啊,她连白衣公子都还没见到呢。
   
       叶诗文从来没在外面玩到这么晚,看着暮色四合,渐渐有些着急:“傅傅,咱们是不是该回去了?”
       “嗯,”傅园慧扔出一块光滑的石子,石头在湖面上连蹦几下才沉到了水底,“走吧,叶叶。”

      “叶叶,你说咱们要是能整天出来玩就好了。”傅园慧道。

      “整天出来玩,”叶诗文道,“我怕傅伯父受不了。”

      “哎呦,都忘了我爹了,”傅园慧苦恼道,“你说我都和他说过很多次了我不是谈词说赋的料,他还是整天逼我学琴棋书画,我想跟着杨哥他们学武也不同意。”
  
      “傅伯父可能是怕你练成绝世高手,回头没有人敢娶你了吧?!”
  
      “也对啊,哈哈哈。”

     5
  
    “致因,你们先回去和父亲通报一声,”宁泽涛道,“我一会儿便会去。”

      “公子还是让我等留在身边吧,万一有什么歹人……”
   
      宁泽涛听后笑道:“前几日你我切磋武艺几个回合都没有分出胜负,我觉得有保护其实没有什么必要,有时或许也是个累赘。”

      “那,好吧,”致因知道他家公子的性子,只好道,“属下告退,公子小心。”
    
      “嗯。”

     “傅傅,身后这几个人,貌似跟了我们一路了。”叶诗文小声道。

     傅园慧微微侧了侧目,小声道:“不用担心,有我。”

      当她们走到一个僻静的土丘时,那一伙人忍不住拦了上来,为首的一个身着白衣,长相尚可的人嬉皮笑脸道:“两位姑娘这是去哪儿?我看这天渐渐的黑了怕有歹人,不如就让我送姑娘们回去如何?”

      “对啊姑娘,就让我家少爷送你回去吧。”

       “啊?有歹人?”傅园慧故作惊讶,“歹人在哪儿?在哪儿?哦,就在我眼前啊。”
      “小蹄子别不识好歹!”那人变了脸色。
   
     “小蹄子说谁?”傅园慧问道。
  
     “小蹄子说你。”那人道。
    
     “噗哧。”叶诗文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人恶狠狠道,“你们给我上,把这两个美人给我抬到府里去!”
  
     “是!”

      “叶子,你先躲起来。”傅园慧眯了眯双眼,捏了捏手腕,好久没有活动手脚了。

      宁泽涛听到不远处有叫喊声,快步上前,发现几个男人正跪在地上向一个少女求饶,那位穿白衣的男子,宁泽涛感觉有些眼熟。

      “姑奶奶,小的们有眼不识泰山会,冒犯了姑奶奶,还请姑奶奶放我们一马啊。”那群喽啰们说。

     为首的白衣男子倒是显得十分有“骨气”:“臭丫头,你知道小爷我是谁吗?!你也不打听打听小爷我的名号,周异周大人那是我姐夫,你敢惹我,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周异周大人,”傅园慧道,“我记得他家夫人最近刚刚去世,才把一个妾室扶了正吧。”

     “你等着,我保证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宁泽涛听到微微皱了眉,周大人家的那位小舅子他前几日见过,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甚是让人讨厌。

      “请便,”傅园慧打了个哈欠,“叶叶,我们走。”

      谁知那白衣公子却猛然使出一个暗器,宁泽涛叫道:“当心!”身影闪过,将暗器打到了一边。

     傅园慧一回头见一个丰神俊朗的青衣男子温和道:“姑娘没事吧?”

雨落长安

               楔子

       长安城初春的第一场雨濛濛而下时,傅园慧正坐在房中吃着桂花糕。

       当下的景致,倒是让人想要吟诗一首呢。

      “长安初雨雨朦胧,傅家有女初长成。不爱红装爱戎装,自幼耍的剑与枪。可怜老爹管教严,每日要把词来填。待吾长大成人时,必把房顶掀啊把房顶掀。”

       身旁的丫头内心默默吐槽:“小姐,您这整天虽没有掀房顶,可是这程度堪比上天啊……”

      

        东街的将军府中,宁泽涛正坐在园中亭下赏雨,面前的石桌上放着一把做工精美的古琴。

       修长的手抚上古琴,清脆的琴音似珠玉般缓缓从他的指间流淌。

       望着园中隐隐的几分绿意,宁泽涛忽然想起了幼时母亲交给他的一首唐诗:
     
      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

      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
      
     “公子,”有小厮匆匆跑来,“将军让您即刻去书房一趟。”
      
     “嗯。”宁泽涛起身离开,徒留下一把古琴与园中雨景为伴。

名字取得有点儿文艺矫情了啊,不过请不要在意细节……文化水平有限,没有具体朝代,纯属虚构,对话有点儿现代(水平不够啊)不喜轻喷,不妥删。

我是你的月光,你是我的阳光(二)

圈地自萌,勿扰真人,不妥删。




    8
   
      傅爷发现自从小汤圆出生后,她家涛的智商就开始“直线下降”。尤其是看孩子的时候……

     孙杨表示很理解:“不是有句话说叫‘一孕傻三年’嘛!”
 
      傅爷无语:“可这总不是说孩子他爸的吧?!”
   
      9
   
     宁包子家生了个女儿,大白杨家有个儿子。
      不如定个娃娃亲……
  
      10
     
       某天宁泽涛陪傅爷“怀旧”,看了一部几年前很火的片子,里面有一段男主游泳的视频。
     宁包子不满:“你要看这个干脆去咱家泳池我游给你看,保证比这帅。”

     11几年前
  
     大白杨最近也在看那部把众多妹子迷倒的电视剧。
    
      男主嘛,的确很帅,但比起我来嘛,哎呀,我就不缩了,毕竟我是宇宙颜值第一。
      不过他这个游泳的姿势……
   
      微信群内
    
      孙杨:话说肖奈是qing大的对吧?这校联赛冠军游泳也不怎么样啊……

       叶诗文:说谁游泳不好呢?我们qing大怎么了?

       徐嘉余携李广源表示,交大的学生不懂你们。
    
       李朱濠很气愤:欺负我才上高中么?!
       (希望这个就当个段子看看,别认真)
     

      12
   
      有人问宁泽涛会不会让女儿成为游泳运动员,毕竟先天条件在那儿。

      宁泽涛笑了笑表示应该不会,毕竟他知道走这条路有多苦,他舍不得。

       隔壁家孙杨接受采访时却表示让自家孩子去学游泳是有可能的。
     
       “我这么好的游泳基因不遗传下去真是可惜了。”
   
   

      13很久以前
 
      傅爷最近从网上学到了一个很有名的世纪难题,她决定用来考考宁泽涛同学。

     傅爷:包子,我和宁阿姨掉水里你先救谁?
   
     宁包子一脸懵逼:  Excuse me?
   
     傅爷:(问完才发现貌似有点儿不对劲)……

      

苏醒(前篇)

      原著唐七公子……想看却一直没看到更新,所以自己瞎写了一下……不喜勿喷,不合适删。

    
      想起在水泽宫的往事,我不禁问了奉行一句:“墨渊今日成亲,可是和瑶光?”

      本是随口一问,不想奉行却正儿八经的答了:“祖宗,七万年前墨渊上神因其坐下弟子被瑶光上神囚禁和瑶光上神交恶,现下已许久不曾来往了。”

       “哦。”

       “我这里晓得一件事,和那位神君有关,也和祖宗你有关,不知祖宗可有兴趣听一听?”

       “你说吧,我听着呢,”我打了个哈欠,“果然年纪越大嘴越琐碎,顾虑越多。”
  
       他微微抽了抽嘴角,却很快正色道:“之前听别人说那位弟子甚得墨渊喜欢,唤作什么司音。祖宗,之前仲尹去拜访墨渊上神,碰巧见到了那位司音神君,您猜那位仙人长得像谁。”
     
       “长得像谁?”我喝了口茶,随口接了句,“总不会像我吧?”
     
        他向我施了施礼,道:“祖宗英明。”
     
        我强忍着没把茶水喷出,勉强咽下后道:“啊?”

你是我的阳光,我是你的月光(一)

       新人一个,请多多指教。
       其实之前也用乐乎看同人看了有段时间了,宁傅是我第二个追的cp,不过我也是最近才有了写同人的打算……文风借鉴了一位大大,但剧情为原创,如果大家真的觉得不妥的话就删。短篇,但有后篇。纯属娱乐,勿扰真人,圈地自萌。(我还是重发一遍吧,两篇合并到一块儿,要不太短了)

1
     李朱濠表示,这个情人节过的真是虐狗。

     因为他亲爱的涛哥和傅爷在一起了。

     这样一来混接F4中就只有他一个单身狗了……

      “真是虐死狗!!!”李朱濠愤愤地刷着微博。

       徐嘉余一边给自家女友发微信,一边对受虐不轻的李朱濠说:“其实这话也就你说最合适。”

2
       某天中午,傅园慧在B站刷某包子的比赛视频。看着满屏幕花花绿绿的弹幕傅爷忍不住感叹了一句:“你女友(老婆)粉真多!”
      
      宁泽涛笑了笑,坐到傅园慧身边,傅园慧顺势将头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不多啊,”他说,“毕竟你才是真正的唯一。”

3
     
      一天,宁泽涛在微信群中说自己最想去的国家是法国,最好能和自己喜欢的人一起去看巴黎铁塔,一起牵手漫步在巴黎街道上。
  
      群中不少女队员纷纷表示赞同。
     
      傅园慧摊手,大抵“法国巴黎”类的言情小说看多了就是这个样纸。

4
       傅园慧发现只要宁泽涛一坏笑就有会有什么不好的事儿发生。

      比如上次他一笑,下一秒她就脚下一滑就掉进了泳池里。

     还有之前废狗在LOL被“追杀”……

     某天傅园慧发现她家涛哥又浮现出了那“不怀好意”的笑,傅园慧淡定的推了推眼镜,心里正想着哪个孩子这么不走运要倒霉,结果宁泽涛单膝下跪,向她求了婚。
     
      “你怎么不按常理出牌啊?”傅园慧的眼眶渐渐模糊……

5
     
        某年某月某日,惠风和畅,天朗气清。忌动土,宜嫁娶。

      傅园慧身着白色的高订婚纱,美丽动人。

      傅园慧:“涛哥,我很感谢你能来参加我的婚礼。”

      宁泽涛莞尔:“没什么,作为新郎,这是我应该做的。”

      
       6关于孩子
     
      傅园慧想要个男孩,最好像他爸,聪明有颜。

      宁泽涛想要个女孩,最好像她妈妈,活泼开朗。

      孙杨:“干脆要个双胞胎算了,现在国家都放开二胎了么不是?”

     7

        正月十五午夜,傅园慧正看着元宵晚会,忽然胎气不稳,被宁泽涛火急火燎地开车送进了B市医院。

     听着自家孩子嘹亮的哭声,宁泽涛松了一口气,同时默默沉重了一把,这么大的哭声,九成是男孩。

      结果护士把孩子抱过来,说:“恭喜包子,是个女孩,母子平安。”

      原来这个护士还是个包子粉……不过宁泽涛此刻已顾及不了这么多了,他小心翼翼的接过那个软软的小身体,粉粉嫩嫩的,让他不敢用力抱她,生怕伤害了她。

       宝宝啊,我是你爸爸,我叫宁泽涛。

       我和妈妈都很盼着你的到来呢。
      
       傅园慧醒后,宁泽涛正坐在一旁,眉目含笑。
       “涛,孩子呢?”

       “在恒温箱里,我听医生说因为是早产,所以要放在恒温箱里观察几天,”宁泽涛握住她的手,“是个女孩儿,园园,你不晓得我有多高兴,多兴奋。”

       傅园慧虚弱的笑了笑,看着宁泽涛因为照顾她疲惫的面庞,又握住他的手:“辛苦你了,宁爸爸。”

       宁泽涛轻轻吻了一下她的额头,轻声道:“也辛苦你了,傅妈妈。

     希望未来的法国能恢复曾经的安宁,这样他们去就不用担心人身安全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