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g high

一个小透明,玻璃心

雨落长安

               楔子

       长安城初春的第一场雨濛濛而下时,傅园慧正坐在房中吃着桂花糕。

       当下的景致,倒是让人想要吟诗一首呢。

      “长安初雨雨朦胧,傅家有女初长成。不爱红装爱戎装,自幼耍的剑与枪。可怜老爹管教严,每日要把词来填。待吾长大成人时,必把房顶掀啊把房顶掀。”

       身旁的丫头内心默默吐槽:“小姐,您这整天虽没有掀房顶,可是这程度堪比上天啊……”

      

        东街的将军府中,宁泽涛正坐在园中亭下赏雨,面前的石桌上放着一把做工精美的古琴。

       修长的手抚上古琴,清脆的琴音似珠玉般缓缓从他的指间流淌。

       望着园中隐隐的几分绿意,宁泽涛忽然想起了幼时母亲交给他的一首唐诗:
     
      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

      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
      
     “公子,”有小厮匆匆跑来,“将军让您即刻去书房一趟。”
      
     “嗯。”宁泽涛起身离开,徒留下一把古琴与园中雨景为伴。

名字取得有点儿文艺矫情了啊,不过请不要在意细节……文化水平有限,没有具体朝代,纯属虚构,对话有点儿现代(水平不够啊)不喜轻喷,不妥删。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