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律

拜托,自律一点

雨落长安 (一) 踏青

      


   渣文笔,剧情虚构,勿上升真人,不妥删。

  

      1

     “啥?”太子孙杨装耳背,“园园你说你要去踏青?”
     
      傅园慧一反常态,乖巧的点了点头道:“对啊,我听丫头说民间的少女在这个时候都会去外面踏青啊,”说罢花痴一笑,“据说会有白衣公子相遇哦。”

       这又是哪家的话本子的无聊情节,孙杨无语,清明节遇到的白衣男子那能确定是人吗?!
     
       “就你平时这性子,还踏青?”太子孙杨不屑道,“你踏浪还差不多。”
 
      傅园慧听罢立刻撸起了袖子要打架:“孙杨你最近是不是上朝上多嘚瑟了?!”一旁的徐嘉余赶忙拦住杀气腾腾的她,劝解道:“哎呦喂园园,你要是真把杨哥给伤到了,皇上皇后那边该怎么交代啊。”

      “就她那三脚猫的功夫,还伤我?”
   
      “孙杨,你别让人拦着,有本事咱们单挑……”

    2

      “傅傅,还是你的方法好!”叶诗文道,“让咱们这么容易就跑了出来。”
   
     “那是,”傅园慧小得意道,“我可是长安城第一才女,”又补充了句,“外加第一风流帅公子,哈哈。”

      “是是是,傅傅才貌双全。”

    
     3

     傅园慧和叶诗文还是第一次在外面玩的这么开心,之前每次外出都要在老爹护卫的严密的保护下进行。傅园慧对此十分不满,有那么几个人看着她不好意思放肆玩啊……

      傅园慧和叶诗文一路从集市上走过,这儿看看哪儿看看,觉得看什么都很新鲜,叶诗文这么一眨眼的功夫,身旁的傅园慧就不见了,在一看,拿着三个香喷喷的肉包子的傅园慧又到了眼前:“叶叶,新出炉的包子,你快尝尝!可好吃了!”
     
        叶诗文忍不住吃了一个,傅园慧则把剩下的两个大口大口的吃下了肚:“好吃,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肉包子!”

       叶诗文看着颇具苏老豪迈气势的傅园慧的吃相,默默地说了句:“傅傅,昨天你还说要淑女的。”

      “啊?叶叶,你说什么?”傅园慧已经吃完了两个包子,嘴边还粘了一点儿油渍,眼睛亮亮的。
        
       “没,”叶诗文默默掏出手帕,“没什么。”

       4

     和叶诗文不知不觉玩到了下午,傅园慧这时候才想起来自家老爹还在家里等着自己呢……拿没拿戒尺不晓得,应该不是罚她作词作诗吧?不要啊,她连白衣公子都还没见到呢。
   
       叶诗文从来没在外面玩到这么晚,看着暮色四合,渐渐有些着急:“傅傅,咱们是不是该回去了?”
       “嗯,”傅园慧扔出一块光滑的石子,石头在湖面上连蹦几下才沉到了水底,“走吧,叶叶。”

      “叶叶,你说咱们要是能整天出来玩就好了。”傅园慧道。

      “整天出来玩,”叶诗文道,“我怕傅伯父受不了。”

      “哎呦,都忘了我爹了,”傅园慧苦恼道,“你说我都和他说过很多次了我不是谈词说赋的料,他还是整天逼我学琴棋书画,我想跟着杨哥他们学武也不同意。”
  
      “傅伯父可能是怕你练成绝世高手,回头没有人敢娶你了吧?!”
  
      “也对啊,哈哈哈。”

     5
  
    “致因,你们先回去和父亲通报一声,”宁泽涛道,“我一会儿便会去。”

      “公子还是让我等留在身边吧,万一有什么歹人……”
   
      宁泽涛听后笑道:“前几日你我切磋武艺几个回合都没有分出胜负,我觉得有保护其实没有什么必要,有时或许也是个累赘。”

      “那,好吧,”致因知道他家公子的性子,只好道,“属下告退,公子小心。”
    
      “嗯。”

     “傅傅,身后这几个人,貌似跟了我们一路了。”叶诗文小声道。

     傅园慧微微侧了侧目,小声道:“不用担心,有我。”

      当她们走到一个僻静的土丘时,那一伙人忍不住拦了上来,为首的一个身着白衣,长相尚可的人嬉皮笑脸道:“两位姑娘这是去哪儿?我看这天渐渐的黑了怕有歹人,不如就让我送姑娘们回去如何?”

      “对啊姑娘,就让我家少爷送你回去吧。”

       “啊?有歹人?”傅园慧故作惊讶,“歹人在哪儿?在哪儿?哦,就在我眼前啊。”
      “小蹄子别不识好歹!”那人变了脸色。
   
     “小蹄子说谁?”傅园慧问道。
  
     “小蹄子说你。”那人道。
    
     “噗哧。”叶诗文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人恶狠狠道,“你们给我上,把这两个美人给我抬到府里去!”
  
     “是!”

      “叶子,你先躲起来。”傅园慧眯了眯双眼,捏了捏手腕,好久没有活动手脚了。

      宁泽涛听到不远处有叫喊声,快步上前,发现几个男人正跪在地上向一个少女求饶,那位穿白衣的男子,宁泽涛感觉有些眼熟。

      “姑奶奶,小的们有眼不识泰山会,冒犯了姑奶奶,还请姑奶奶放我们一马啊。”那群喽啰们说。

     为首的白衣男子倒是显得十分有“骨气”:“臭丫头,你知道小爷我是谁吗?!你也不打听打听小爷我的名号,周异周大人那是我姐夫,你敢惹我,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周异周大人,”傅园慧道,“我记得他家夫人最近刚刚去世,才把一个妾室扶了正吧。”

     “你等着,我保证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宁泽涛听到微微皱了眉,周大人家的那位小舅子他前几日见过,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甚是让人讨厌。

      “请便,”傅园慧打了个哈欠,“叶叶,我们走。”

      谁知那白衣公子却猛然使出一个暗器,宁泽涛叫道:“当心!”身影闪过,将暗器打到了一边。

     傅园慧一回头见一个丰神俊朗的青衣男子温和道:“姑娘没事吧?”

评论(6)

热度(6)